71.4%受访未成年人期待所有短视频平台都有青少年模式

分类:
成都市金牛区新徽学校
作者:
刘康宏
来源:
成都市金牛区新徽学校
发布时间:
2021/05/30 08:39
浏览量
【摘要】:
     “六一”儿童节对于未成年人来说是个重要的节日,2021年的“六一”更是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日子,因为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要正式开始实施。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最重要的变化是增加了网络保护专章。为了对未成年人更好地进行网络保护,“未成年人短视频青少年模式使用研究”课题组于2021年4月进行了小学四年级至高三学生的问卷调查。综合考虑我国行政区划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抽取代表东、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的北京、深圳、南京、成都、沈阳、合肥6个城市。每个城市抽取两所小学、两所初中、两所高中,共计36所学校。问卷采取多阶段随机抽样的方法,共回收有效样本3957个。其中男生2018人,占比51.0%,女生1939人,占比49.0%。小学生1072人,占比27.1%,初中生1350人,占比34.1%,高中生1535人,占比38.8%。

  青少年模式指的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牵头、主要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试点上线的“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该系统会在使用时段、时长、功能和浏览内容等方面对未成年人的上网行为进行规范。“未成年人短视频青少年模式使用研究”显示,71.4%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短视频平台都应配有青少年模式,但仅有53.3%的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77.0%的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最有用的功能是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

  72.5%受访未成年人表示愿意主动使用青少年模式

  青少年模式不仅用于防沉迷,更是对青少年的网络行为和接触的网络内容进行管理,如禁止使用平台的打赏、充值、提现、直播、发布观点等功能。内容方面,会给青少年用户提供更适合观看的学习课程、科普知识等。

  调查发现,大多数未成年人认可青少年模式的必要性。71.4%的受访未成年人赞同“每一个软件都应配有青少年模式”。同时,72.5%的受访未成年人表示“我愿意主动使用青少年模式”。

  调查还发现,大多数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需要改进,比例达到81.8%。也有42.4%的受访未成年人担心青少年模式影响上网体验,表示“开启青少年模式会使上网不开心”。

  2021年6月即将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71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通过在智能终端产品上安装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软件、选择适合未成年人的服务模式和管理功能等方式,避免未成年人接触危害或者可能影响其身心健康的网络信息,合理安排未成年人使用网络的时间,有效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第74条规定:“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针对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务设置相应的时间管理、权限管理、消费管理等功能。”为更好地实现未成年人保护责任,各短视频平台均需上线青少年模式。迄今为止,绝大部分短视频平台已经设立了青少年模式,且通过系统弹窗等方式提醒和引导用户主动使用。但是,据《南方都市报》2021年3月发布的报告,在被测试的20款App中,仍有15%尚未上线青少年模式。建议各平台严格履行社会责任,主动上线青少年模式。各平台要发挥企业的技术优势,不断完善青少年模式的各项保护功能,使青少年模式不流于形式,更好地发挥作用。

  仅半数受访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

  本次调查发现,仅有53.3%的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46.7%没有使用过。这说明,青少年模式在未成年人中尚未得到广泛使用。

  性别比较发现,女生使用过青少年模式的比例比男生高3个多百分点。初中生使用过青少年模式的比例最高,比高中生和小学生分别高1.4%和4.8%。

  对未成年人使用青少年模式的情况进行调查发现,有64.8%的受访未成年人是自觉使用青少年模式,33.3%是被家长、老师要求而使用,21.6%由软件强制使用,还有9.3%是因为同学或朋友推荐。可以看出,未成年人选择青少年模式的自主性不足,这可能是因为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不强,青少年模式对未成年人的吸引力不够大。另外,未成年人被要求使用的占比仅三成,也说明家长或其他监护人对孩子网络使用的管理还做得不够。

  青少年模式是规范未成年人网络使用行为、保障未成年人安全用网的重要手段。但是,仅半数多的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说明青少年模式尚需大力普及。家长和教师应积极引导,提升未成年人网络自我保护的认知,自觉选择青少年模式。家长也要担负起监护责任,积极鼓励、协助、监督孩子在上网时选择青少年模式。另外,各网络平台也应加大创新力度,优化产品功能,在内容生态建设上加大投入,提升未成年人专属内容池的丰富度,提高未成年人使用青少年模式的意愿。

  77.0%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最有用的功能是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

  对青少年模式的功能进行调查发现,在使用过青少年模式的未成年人中,77.0%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的功能有用,46.5%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限制充值、打赏等消费行为”的功能有用,39.6%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限制搜索某些内容”的功能有用,33.5%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 “限制浏览内容、评论等”的功能有用,13.0%认为“限制发布某些内容”的功能有用,6.3%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收发私信”的功能有用。

  性别比较发现,男生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限制充值、打赏等消费行为”的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女生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发布某些内容”“限制收发私信”的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可见,男生更关注青少年模式在时间管理与消费方面的限制约束作用,女生更关注青少年模式对内容、功能的保护过滤作用。

  学段比较发现,高中生中认为“限制浏览内容、评论等”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小学生中认为“限制充值、打赏等消费行为”“限制搜索某些内容”的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说明在充值、打赏、搜索内容方面,小学生对青少年模式的限制功能更认可、依赖,而对限制浏览内容、评论的功能,高中生更加关注、认可。

   目前,主流互联网平台都在积极完善其青少年模式。对某一短视频平台的青少年模式进行研究发现,在这一模式下,系统默认直播、打赏、私信聊天等功能无法使用,时间锁默认设定为40分钟,且在每晚10时至次日早6时期间,系统默认无法使用。为了避免单一推送导致未成年人只能被动观看的情形,青少年模式还开发了“发现”频道、安全搜索、年龄分级功能,青少年可以在这一模式下根据自己的兴趣、需求等进行自主选择。然而,也有一些小的短视频平台在青少年模式上存在漏洞,如诱导打赏、允许13岁以下未成年人直播等,有的平台在执行青少年模式上“打折扣”。建议国家尽快建立统一的行业标准,使青少年模式更好地发挥保护作用。


     “六一”儿童节对于未成年人来说是个重要的节日,2021年的“六一”更是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日子,因为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要正式开始实施。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最重要的变化是增加了网络保护专章。为了对未成年人更好地进行网络保护,“未成年人短视频青少年模式使用研究”课题组于2021年4月进行了小学四年级至高三学生的问卷调查。综合考虑我国行政区划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抽取代表东、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的北京、深圳、南京、成都、沈阳、合肥6个城市。每个城市抽取两所小学、两所初中、两所高中,共计36所学校。问卷采取多阶段随机抽样的方法,共回收有效样本3957个。其中男生2018人,占比51.0%,女生1939人,占比49.0%。小学生1072人,占比27.1%,初中生1350人,占比34.1%,高中生1535人,占比38.8%。

  青少年模式指的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牵头、主要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试点上线的“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该系统会在使用时段、时长、功能和浏览内容等方面对未成年人的上网行为进行规范。“未成年人短视频青少年模式使用研究”显示,71.4%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短视频平台都应配有青少年模式,但仅有53.3%的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77.0%的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最有用的功能是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

  72.5%受访未成年人表示愿意主动使用青少年模式

  青少年模式不仅用于防沉迷,更是对青少年的网络行为和接触的网络内容进行管理,如禁止使用平台的打赏、充值、提现、直播、发布观点等功能。内容方面,会给青少年用户提供更适合观看的学习课程、科普知识等。

  调查发现,大多数未成年人认可青少年模式的必要性。71.4%的受访未成年人赞同“每一个软件都应配有青少年模式”。同时,72.5%的受访未成年人表示“我愿意主动使用青少年模式”。

  调查还发现,大多数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需要改进,比例达到81.8%。也有42.4%的受访未成年人担心青少年模式影响上网体验,表示“开启青少年模式会使上网不开心”。

  2021年6月即将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71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通过在智能终端产品上安装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软件、选择适合未成年人的服务模式和管理功能等方式,避免未成年人接触危害或者可能影响其身心健康的网络信息,合理安排未成年人使用网络的时间,有效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第74条规定:“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针对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务设置相应的时间管理、权限管理、消费管理等功能。”为更好地实现未成年人保护责任,各短视频平台均需上线青少年模式。迄今为止,绝大部分短视频平台已经设立了青少年模式,且通过系统弹窗等方式提醒和引导用户主动使用。但是,据《南方都市报》2021年3月发布的报告,在被测试的20款App中,仍有15%尚未上线青少年模式。建议各平台严格履行社会责任,主动上线青少年模式。各平台要发挥企业的技术优势,不断完善青少年模式的各项保护功能,使青少年模式不流于形式,更好地发挥作用。

  仅半数受访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

  本次调查发现,仅有53.3%的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46.7%没有使用过。这说明,青少年模式在未成年人中尚未得到广泛使用。

  性别比较发现,女生使用过青少年模式的比例比男生高3个多百分点。初中生使用过青少年模式的比例最高,比高中生和小学生分别高1.4%和4.8%。

  对未成年人使用青少年模式的情况进行调查发现,有64.8%的受访未成年人是自觉使用青少年模式,33.3%是被家长、老师要求而使用,21.6%由软件强制使用,还有9.3%是因为同学或朋友推荐。可以看出,未成年人选择青少年模式的自主性不足,这可能是因为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不强,青少年模式对未成年人的吸引力不够大。另外,未成年人被要求使用的占比仅三成,也说明家长或其他监护人对孩子网络使用的管理还做得不够。

  青少年模式是规范未成年人网络使用行为、保障未成年人安全用网的重要手段。但是,仅半数多的未成年人使用过青少年模式,说明青少年模式尚需大力普及。家长和教师应积极引导,提升未成年人网络自我保护的认知,自觉选择青少年模式。家长也要担负起监护责任,积极鼓励、协助、监督孩子在上网时选择青少年模式。另外,各网络平台也应加大创新力度,优化产品功能,在内容生态建设上加大投入,提升未成年人专属内容池的丰富度,提高未成年人使用青少年模式的意愿。

  77.0%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最有用的功能是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

  对青少年模式的功能进行调查发现,在使用过青少年模式的未成年人中,77.0%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的功能有用,46.5%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限制充值、打赏等消费行为”的功能有用,39.6%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限制搜索某些内容”的功能有用,33.5%的受访未成年人认为 “限制浏览内容、评论等”的功能有用,13.0%认为“限制发布某些内容”的功能有用,6.3%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收发私信”的功能有用。

  性别比较发现,男生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使用时长和登录时间”“限制充值、打赏等消费行为”的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女生认为青少年模式“限制发布某些内容”“限制收发私信”的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可见,男生更关注青少年模式在时间管理与消费方面的限制约束作用,女生更关注青少年模式对内容、功能的保护过滤作用。

  学段比较发现,高中生中认为“限制浏览内容、评论等”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小学生中认为“限制充值、打赏等消费行为”“限制搜索某些内容”的功能有用的比例更高。说明在充值、打赏、搜索内容方面,小学生对青少年模式的限制功能更认可、依赖,而对限制浏览内容、评论的功能,高中生更加关注、认可。

   目前,主流互联网平台都在积极完善其青少年模式。对某一短视频平台的青少年模式进行研究发现,在这一模式下,系统默认直播、打赏、私信聊天等功能无法使用,时间锁默认设定为40分钟,且在每晚10时至次日早6时期间,系统默认无法使用。为了避免单一推送导致未成年人只能被动观看的情形,青少年模式还开发了“发现”频道、安全搜索、年龄分级功能,青少年可以在这一模式下根据自己的兴趣、需求等进行自主选择。然而,也有一些小的短视频平台在青少年模式上存在漏洞,如诱导打赏、允许13岁以下未成年人直播等,有的平台在执行青少年模式上“打折扣”。建议国家尽快建立统一的行业标准,使青少年模式更好地发挥保护作用。

Copyright © 2018 广东弘儒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粤ICP1403923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珠海

香港地址:香港青山大道139号1座30楼A室

大陆总部地址:中国·珠海·新青工业园

电话:0756-5161908 传真:0756-5161908

新徽国际教育集团邮箱:zsxheg@126.com

扫一扫即可关注